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hfn17"><dl id="hfn17"><progress id="hfn17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hfn17"></menuitem>
<var id="hfn17"></var> <var id="hfn17"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<cite id="hfn17"></cite>
<menuitem id="hfn17"></menuitem>
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
別讓大件舊家具成燙手山芋

2021年07月09日 06:59   來源:北京日報   崔文佳

  用了一年多的床墊,掛在二手平臺半個月,價格從40元降至1元,依然無人問津。跟收廢品的大爺好說歹說,還搭上了舊電視,舊床墊才被收走。最近,一位租客跟記者分享哭笑不得的生活經歷,而這樣的情況如今十分常見。

  大城市社會流動性強,許多人的搬家頻次很高。小物件可以打包帶走,舊家電尚有人愿意回收,唯獨床、柜子等大件家具讓人犯難。當初買入時都是零件入戶、現場組裝,如今運下樓勢必大費周章,而多數小區物業僅提供一個暫存場地,不負責最終處理。在廢品回收站看來,舊家具的“含金量”太低,費人費力最后賺個十塊八塊,實在劃不來。一來二去,大件舊家具成了燙手山芋。

  只算小賬,大件舊家具的回收確實不劃算,但從一個城市的大賬來看并非如此。有估算數據顯示,成都中心城區的大件垃圾每天超過150噸,北京恐怕只多不少。不論是從節省空間計,還是從資源利用計,這都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體量。更何況,北京正在推行垃圾分類,現實中暴露出的梗阻恰恰是我們下一步應當發力的重點。目前,一些社會機構提供收費處理大件舊家具的服務,但100塊回收一個床墊、400塊回收一個衣柜的標準讓許多人難以接受。相比之下,海淀區選擇了“政府托底”的路子,在全區建立了幾十個大件垃圾回收中轉站,居民可以通過相關小程序選擇付費上門回收服務,也可以自行將廢棄家具免費投放到中轉站。而前者的費用,比市場價至少低一半,吸引了一些居民嘗鮮。

  “垃圾是放錯地方的財富!币源笱h來看,舊家具還是有一定二次挖掘的價值,現實中回收通道之所以不暢,根本上在于拆解、搬運等前期成本投入太大。不論是社會機構,還是“海淀模式”,雖然都尚未完全發展成熟,但大方向已經清晰,那就是付費回收。廣大市民應當慢慢轉變思維,接受這一新的現實。倘若不想花這份“冤枉錢”也很簡單,源頭減量、少買少換,這也是綠色生活的題中應有之義。

  當然,這個過程中,管理部門還是要拿出系統性的解決辦法。在這方面,德國設定垃圾處理的法定機構,要求所有家庭必須參與并繳納年費,進而可在固定時段集中清理大件垃圾;日本要求市民到便利店購買垃圾處理票,只有貼票的大件垃圾,才會被運走?梢钥闯,管好垃圾其實很考驗治理智慧。不論是外國的經驗,還是自己的探索,都不無啟示。

(責任編輯:臧夢雅)

精彩圖片

別讓大件舊家具成燙手山芋

2021-07-09 06:59 來源:北京日報 崔文佳
查看余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