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hfn17"><dl id="hfn17"><progress id="hfn17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hfn17"></menuitem>
<var id="hfn17"></var> <var id="hfn17"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<cite id="hfn17"></cite>
<menuitem id="hfn17"></menuitem>
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
林生斌“人設”垮塌,悲情怎能拿來營銷?

2021年07月05日 06:53   來源:紅網   劉津津

  2017年“保姆縱火案”,讓失去妻兒的林生斌走進大眾視野。四年多來,他時常以深情口吻發微博悼念亡妻與孩子,以逝去的妻兒為名設立服裝品牌并高調直播帶貨,“林爸爸”悲慘而又堅強、深情的形象感動了許多人,其服裝品牌也受到了許多網友支持。然而今年6月30日晚,林生斌發布微博公開宣布自己已再婚生女,引發網友熱議。許多曾被“林爸爸”深情形象所感動的網友憤怒不已,痛斥林生斌用虛假人設欺騙公眾,疑似林生斌獨吞賠償金的“黑料”以及縱火案件的許多謎點也相繼被網友挖出。

  作為痛失妻兒的受害者,林生斌在四年前便獲得了媒體與公眾的關注。結案后,林生斌通過網絡手段繼續吸引網友關注并持續博取同情,如發布文藝又悲傷的微博、將微博名稱改為“老婆孩子在天堂”以及在直播帶貨時落淚等。四年來,林生斌利用“深情人設”引流賺錢的做法實際上是一種消費公眾同情心的悲情營銷,也即通過激發公眾同情心的方式博取眼球并達到商業目的。

  在互聯網時代,吸引消費者的注意力成為獲取經濟利益重要手段,利用悲情故事博取同情心也屬于吸引消費者注意力的一種方式。出于獲取利益的潛在目的,悲情營銷中的苦難敘事時常走向極端化與完美化。有時候,公眾或許不是被真實的苦難所打動,而是被理想化的故事所感動。當理想化的故事出現反轉,于情感上而言,公眾會感覺自己被欺騙、被消費,進而產生強烈的不滿情緒。

  林生斌曾經給公眾呈現出了一個近乎完美的形象——似乎不僅是悲痛又深情的好丈夫好爸爸,還是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愿報之以歌”的堅強善良之人,是一種“悲情英雄”的化身。這種理想化的形象曾幫助林生斌成功地引起網友們的共情與同情,如今也同樣成為了此次輿論反噬的重要原因。誠然,一個普通人失去妻兒后開始新的生活無可厚非,但問題恰恰在于林生斌通過各種方式為自己營造出了理想的“人設”,卻同時在公眾視野之外做著完全不符合其“人設”的行為,這種鮮明的對比使得網友難以接受。

  此類立“人設”進行悲情營銷的行為是對公眾的欺騙,在消費公眾情緒的同時,也是對社會信任的嚴重損害。而實際上,公眾對受苦之人的共情,以及對苦難敘事發自內心的感動是需要我們共同珍惜的。我們都不愿生活在一個完全冷漠無情的社會中,因而公眾之間的信任彌足珍貴,任何消費公眾情緒的行為都應受到反噬與抵制。

(責任編輯:年。

精彩圖片

林生斌“人設”垮塌,悲情怎能拿來營銷?

2021-07-05 06:53 來源:紅網 劉津津
查看余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