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hfn17"><dl id="hfn17"><progress id="hfn17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hfn17"></menuitem>
<var id="hfn17"></var> <var id="hfn17"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<cite id="hfn17"></cite>
<menuitem id="hfn17"></menuitem>
<var id="hfn17"><strike id="hfn1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fn17"></var>

朱海就:“無知”不等同“有限理性”

2021年02月02日 07:01   來源:深圳特區報   朱海就
  很多人對“經濟”概念存在誤解,他們錯誤地以為只要多使用數字技術,“經濟”就會好,而事實上經濟的好壞在于企業家能否充分地發揮才能。

  “無知”和“有限理性”都是經濟學的重要概念,但很多人沒有很好地加以區分,而是把兩者混同起來,以為“無知”就是“有限理性”,“有限理性”就是“無知”。其實兩者有著根本的不同!盁o知”與新古典經濟學中的“有限理性”概念不是一回事。對兩者的區分也有助于我們準確地理解當下流行的“數字經濟”一詞的含義。

  “有限理性”假設實際上把人腦簡化為計算機,它假設人已經有了最優的決策程序,最優的目標也已經存在,剩下的只是一個計算能力不足和獲取數據的問題,解決了這個問題,就可以實現最優。

  這是為什么新古典經濟學者認為,當用大數據或人工智能解決了人的計算能力和數據獲取問題時,便“有可能實現完全理性”。如有人認為大數據有可能使人變得完全理性,從而改變主流經濟學“不完全信息”這一理論基礎,因此“現有的經濟學理論將出現危機而需要創新”。

  實際上,新古典經濟學的有限理性假設和完全理性假設是沒有根本區別的,因為都不涉及判斷,知識利用和決策的問題,區別僅在于能不能獲得足夠信息,以及獲得信息的成本。因此,大數據對新古典經濟學本身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或挑戰。

  事實上,人面臨的首要問題并不是信息問題或獲取數據的問題,而是如何選擇自己的目標和選擇實現該目的的手段的問題,也就是說,他是無知的,他首先面臨的是一個“知識”問題,而不是一個“信息”問題。那種最優決策只存在于經濟學的想象中,經濟學家也不可能替他做出最優決策。

  個體在面臨不確定性時,才會出現知識利用問題和發揮企業家才能的問題。但是在有限理性的框架中是沒有不確定性的,也沒有知識利用問題的,個體面臨的只是一個計算能力的問題和獲取信息的問題。

  “無知性”是內在于人本身的,人的無知性完全不會因為數字技術的使用而消除。人的面對不確定性,他要決策,他只能利用他有限的知識。他可能會犯錯,他要不斷嘗試。經濟的根本問題是如何使個體充分利用其知識,習得新知識的問題,而不是一個假設最優目標已知的情況下,獲取最優信息的問題。

  比如,現在很熱門的“數字經濟”問題應該放到“無知性”的背景下來討論,而不能放到“有限理性”背景下來討論,還因為“有限理性”把數字經濟問題變成一個純技術問題,認為當技術水平提高了,經濟就發展了,這是錯誤認識,因為這是“一人世界”的經濟學。雖然“經濟”的含義確實是“效率”,但是當我們談論數字經濟的時候,它不應該是指“一人世界”的效率,而是“多人世界”的效率。確實,在“一人世界”中,技術水平提高了,他的效率(生產力)就提高了,但在“多人世界”(市場)中則并非如此!岸嗳耸澜纭敝械男嗜Q于規則或制度,而不是技術水平的高低。因為規則或制度決定了企業家在多大程度上能夠發揮才能,從而決定分工合作的水平,而分工合作水平直接決定了個體的生活水平。

  知識問題先于技術問題。當個體認識到數字技術能夠解決他的某個問題時,他才會選擇使用數字技術;蛘哒f,數字技術的使用是第二層面的,它只是作為一種技術被人使用,而不能代替人對目的和手段的選擇。是先有了人的選擇,才有了數字技術的使用,而不是說,數字技術的使用解決了人的選擇問題。目前對“數字經濟”的流行認識似乎把這種關系顛倒過來了。我們知道,“經濟”是因為“人的選擇”才出現的,當人的選擇被排除在外時,也就沒有什么“經濟”或“數字經濟”的問題。

  由于“有限理性”的理論框架把“多人世界”的問題簡化為“一人世界”的問題,把數字經濟的問題變成一個如何更好地利用數字技術的問題,存在著對“經濟”概念的極大誤解。

  很多人對“經濟”概念存在誤解,他們錯誤地以為只要多使用數字技術,“經濟”就會好,而事實上經濟的好壞在于企業家能否充分地發揮才能。數字技術是企業家發現利潤機會之后才會被企業家所使用的,它只是一個輔助手段。只有當某種“數字”技術被企業家選擇時,我們才能說它會產生某種“經濟”的效果。因此,數字經濟的“經濟性”只有在“自發”的條件下才成立。(作者系浙江工商大學教授)

(責任編輯:年。

精彩圖片

朱海就:“無知”不等同“有限理性”

2021-02-02 07:01 來源:深圳特區報 朱海就
查看余下全文